农村集体资产量化确权,是一项牵动农村全局、关系农村长远的重大改革。集体经济要壮大,农村资产要盘活,农民财产收入要增加,这确实是一道迈不过的坎,应精心谋划、正确引导、加快推进。实施过程中,要特别警惕三种倾向:

一是“非农化”倾向。经济发达地区对这项改革开展得比较早。从他们走过的路看,有些地方借改革之力盘活了一方、带动了一片;但有些地方打着农村改革、统筹城乡的旗号,要么将农村集体资产私有化,要么城镇化。这样做的结果,对农村无异于雪上加霜。一方面,资产的流失会影响农村二三产业发展,对农业产业链建设、农民增收都不是好事;另一方面,农村资源变少,未来发展必然受阻,特别是龙头企业及其他农业经营主体成长将面临新的困难。农村集体资产量化确权,宗旨是“还权于集体,还利于农民”,目的是改革农村收益分配制度,进而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我们要好好把握这一轮改革,让农村集体资产改活而不是改姓。

二是“短期化”倾向。重庆农村集体资产虽然量比较少,但也是沉睡的“富矿”。改革过程中,有些地方急于求成,图一时之快,将集体资产简单变现,一分了之;有些地方将极为珍贵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低价出让甚至拱手相让,用“未来”换“今天”。开展农村集体资产量化确权改革的初衷是提振农村而不是削弱农村,是支持农村而不是抽空农村。从眼前看,这些年农村二三产业发展较快,不少地方过去沉睡的资产已经得到利用,农民开始受益;从长远看,未来的农村绝不仅仅是个提供农产品的地方,还将是休闲观光、旅游度假、农耕体验的胜地。所以,要把农村集体资产量化确权改革的重点放在“量化”和“确权”上,为农业农村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绝不能干“杀鸡取卵”的事。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