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未必重复,但会押韵。比如“合作社”这个模式,竟然在美国又出现了。最近纽约诞生了一家“网约车司机合作社”(Driver's Cooprerative)。它本身是一家公司,提供自己的网约车服务。它与UberLyft等网约车公司最大的不同点在于,这家公司将由网约车司机持股控制,而不是风投资本。

Uber开始,大部分网约车平台都将司机视为独立的“承包商”而不是“劳工”。司机们参与劳动,但不受平台雇佣。车是他们自己的,需要自己负担汽油、车辆维护、保险的费用,平衡用车成本和开车收益。

加州政府机构曾在2018尝试通过立法,以A.B.5法案”强制Uber等平台将司机视为“雇员”,按工时计算“最低工资标准”,为员工购买社保,保障司机的权益。但相关的立法尝试,不仅遭到了Uber等公司、平台的反对,也引发了自由职业者们的抗议。因为网约车本质上仍是一个“想开就开,想休息就休息”的灵活工作。202012月,加州投票通过了“22号提案”,UberLyft等网约车平台获得了“豁免权”,不再需要将旗下司机视为“雇员”。

不能通过立法、行政监管来约束平台,保障司机权益,司机的不满情绪并没有消退。他们决定用一种更深层次的方式,改变网约车“不公平”的业态,直接绕过大公司的平台,尝试独立合作。就这样,“网约车合作社”诞生了。

合作社由三名“创始人”联合发起创立:一名Uber前员工、一名劳工权益组织者、一名黑车司机。三人分别代表了网约车行业生态里最重要的三个组成元素:他们懂平台,懂司机的需求,也懂得如何协调两者之间的矛盾,创造更多价值。

[1] [2] [3]  下一页